yabovip444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amagedintransit.com/,阿斯科利队

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全球共同面对的公共卫生危机? 不同时区里的普通人,现在过得如何? 用怎样不同的方式应对疫情?

本栏目由花生FM发起,以系列报道形式,发布海外华人眼中的城市现状,与全球中华儿女同频共振,讲述疫情之下平凡人的故事,记录一段最不同以往的春天。

我是宋楠,来自佛山,22岁,高中毕业之后来到意大利米兰读书。今年已经是第四年了,也是我研究生生活的第一年。

2020年春节前夕,如往年的春节假期一样,爸爸妈妈从佛山来到米兰和我一起“过年”,这是我一年里最幸福的十几天。

接下来的日子,按照旅行计划,我们一家三口在丹麦跨年;在欧洲最高峰合影;在阳光灿烂的湖边野餐,一切都是最温暖快乐的模样。

与此同时,在大约一万公里以外的祖国,正在悄然进行着一场关于“新冠肺炎”的战争。

我每天只能通过网络关注着消息,看着形势一天天严峻,我在心里默默为疫情“震中”的武汉祈祷;看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各地一线医护人员,也坚信团结的国人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把疫情很好的控制下来。

送爸爸妈妈回国的日子是2月初,由于得知国内口罩非常短缺,他们从米兰买了些口罩带回家,我还千叮万嘱他们回途一定要万分小心,做好一切防护。那时候疫情几乎没有影响到意大利。

一直到2月20日,仅有的3例确诊病例都是来自中国,政府也并未采取任何防疫措施。而当时国内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七万。

二月下旬,我看着每天的新增确诊从个位数,到两位数,再到三位数,我感觉到增长速度太快了,可能还有大量的病例没有及时测出。

那段时间身边的华人留学生开始出去囤货,减少出门次数。本地人却丝毫不在意,没人戴口罩,依旧出门上班上学,政府宣传“健康的人不必带口罩”,甚至颁布“戴口罩罚款500欧”这样令人迷惑的规定。

意大利民众仍深信这只是普通的“流感病毒”,并不会对正常生活产生任何影响。也是那时候,我开始听闻许多“歧视华人”、“辱华”的言行。

我的室友是三名意大利人,他们的生活一切如旧,白天上班,晚上去酒吧狂欢。想到他们每天外出接触那么多人,我不免有些担心,于是我收拾了行李,大包小包搬到一名中国朋友租的房子,和几位留学生一同生活。

之后我也多次和意大利室友们解释这次疫情的严重性,劝诫他们保护好自己,少出门少聚集,但他们仍不以为然。

来到三月初,意大利累计确诊四五千例,死亡人数日益增多,周边国家的确诊也渐渐多了起来。政府终于坐不住了,宣布关闭学校、博物馆、电影院、滑雪场等。这对于GDP以第三产业为支撑的意大利来说无疑是重创。这时候国内疫情已经得到较好的控制。

然而坏消息接二连三。3月10日,意大利直接由封城变成封国。第二天,全意累计确诊破万了,单天确诊超过2000……

3月12日,得知中国首批抗疫援外专家组9名医疗专家,带着31吨医疗物资,飞往意大利的消息,我感到一丝心安,但同时焦虑感也伴随而来。

整个国家的步履,都因这场疫情改变。此时的意大利人才如梦初醒,开始戴口罩、减少出门。

眼下意大利的疫情非常严重,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新的确诊人数和治愈人数。心情也变得压抑起来。

短暂的恐慌和焦虑并没有把我击垮,而我也似乎在这次疫情之中迅速成长。2003年非典,我只有5岁,当年被长辈们保护得很好的我对于那场疫情并没有什么记忆。

这一次,离开家人,一个人身处在疫情日益严重的意大利,我不得不学会坚强,学会面对并克服这些焦虑,好好生活。因为我深知我必须要保护好自己,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

在理性权衡了回国的利弊之后,我和同住的小伙伴们都决定留在意大利,绝不出门,需要买生活用品和食物就在中超的网站下单,超市会安排人员送到公寓门口。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家人的负责任,也为祖国减轻一点小小的负担。

最近这一周以来,意大利的情况每况愈下。据La Repubblica的报道,所有被确诊的患者中,医护人员感染超过8%,已有5000多人。意大利已成了“新冠肺炎”全球死亡率最高的国家,我为此感到心痛,但是也反而不那么焦虑了。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就够了。

现在每天的生活都很规律,白天上网课、线上讨论小组作业;和小伙伴们一起做好吃的;空闲时候一起玩游戏……

庆幸有这一群可爱的朋友,我们都相互鼓劲,相互支持,有他们的陪伴,这段“艰难”的日子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难度过。

在这里也想和国内的亲人朋友说,最近很多人发信息问我状况,或建议我回国,谢谢所有关心我的人!我现在过得挺好,无需担心,这边的华人防护措施都做得很到位,我在这里会照顾好自己的!

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等到疫情过去,春暖花开之时,我和小伙伴们能相约到海边玩耍,到德国旅行,再回到佛山,给爸爸妈妈和我的亲人好友一个巨大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