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vip2019

城邦主体是由公民构成的,城邦公民政治被理解为自由人之间的政治,所以,古希腊政治哲学自由理念本质上诉诸的是公民集体的政治自由,这是古希腊政治哲学自由理念的主流意识。这种意识的起根发苗相当久远。在希腊的古风时代和古典时代,古希腊人的自由意识从宗教神话的命运意识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在承继“神灵自由’、英雄自由”和“精英自由”的过程中,形成了公民集体政治自由的意识。

在希腊城邦社会形成之后,城邦基本确立了二元结构,即公民群体与非公民群体的划分,政治社会主要是公民群体的活动领域,公民们通过城邦政治制度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政治权利体系。基于此,古希腊的公民们似乎没有遇到或不在乎公民个人与城邦之间的矛盾冲突。

希腊古典时期的政治哲学正是在这种公民集体自由的政治制度及其观念的基础上,形成了公民自由的理念。在古典时期,这种公民集体自由理念的确立,首先是以希腊古典时期的哲学所确定的人具有主体自由性的思想为基础的,形成了感性主义自由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amagedintransit.com/,克罗托内队这种自由观以智者学派为代表。

在古典时期,古希腊哲学发生了转向,智者学派和苏格拉底把注意力转向到了人及其社会,发现了人的认识能力、实践能力及其人在这方面的自由,从而看到了人及其社会与自然有一定的区别,即人不遵循或不完全按照绝对的自然必然性的定则行事,人在某种意义上是自己决定自己行为的。人不仅言由心出,道德自律,而且是在话语交流与实践上的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建构自己的社会的。在这种理论的指引下,人们开始用人的眼光去考察社会、政治和法律问题,强调一切制度建构都要与人性相一致。

这种思想逐渐蔚然成风,形成了古代最初的人文关怀精神。智者学派主要发现了个人的感性认知能力,并强调这种认知能力的本体性意义。“人是万物的尺度”的命题确定了个人感性诉求的实在性和真理标准的意义,也隐含着肯定个人感性诉求的价值、道德和人生的意义。智者们过于强调感性的个人私有性,以至于在实质上否定了人们之间的话语交流的相互沟通与理解的功能。在政治上,大多数智者之所以诉诸民主,主要是在他们看来,民主能够实现或不拘束每个公民的个人感性诉求,他们并不肯定民主是达成真理性的共同观点的途径。

苏格拉底承先启后,发起了理性主义运动,不仅强调理性是人的共同的本质的普遍的规定,也肯定理性或理念的本体性、实在性和真理性,形成理性主义自由观。人的理性追求成为人生的最高目标,它是至善的,是智慧与道德的完美结合。

对于政治社会或城邦国家而言,至善就是要使其服从于理性的指导,达到普遍的和谐。苏格拉底提出的“自知自己无知”的命题,为通过话语交流而达到不同个体在理性上的一致认同奠定了基础,话语交流成了人们达到认识原本就存在于灵魂深处的共有理念的途径。理性主义者对民主坚持一种不完全拒绝的保守态度,在治国方略上,更多的是考虑从理性出发,追求合乎人性与国家本质的原则,维护国家的整体和谐。